關於部落格
西班牙燃爆了!!!(強化全開)
  • 115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戲,隨筆。

 
 
 
一場戲結束,台下幾個年輕姑娘哭了,
 
哭得眼淚浸濕了領口,花了紅潤的臉頰,
 
互相倚靠著肩,低聲輕啜,腳步蹣跚的離開。
 
 
 
人潮散去,戲場布幕拉下。
 
蒼涼的露天戲場,兩個人,兩張凳子上,盯著舞台發愣,眼神不曾交會。
 
 
 
你真不是個好東西,
我說,半帶著玩笑。
 
有本事讓村裡的年輕女孩為你哭盡了淚。
 
 
 
你的眉微蹙了一下,臉靠向我的耳邊,
 
“那麼不要為我輕易流淚,不值得的。”
 
自於口中的話語,伴隨著一股熱氣,有點暈眩。
 
 
“戲台上的事總是不真實,相信的人……不是傻,是容易動情吶。”
 
是似而非的笑,久久揮之不去。
 
 
× 
 
 
第二天晚上,不知是不是假日前夕的關係,來看戲的人增多了。
 
昨天的姑娘呼朋引伴,攬著三五好友,在台下指指點點,竊竊的對著你笑。
 
今日戲場演的是一齣笑鬧劇,醜乞丐愛上了富家女人,最後沒落得好下場。
 
諷刺地,
 
終究一無所獲的可憐人。
 
 
過了晚上十一點,店家早已打烊,只剩巷弄裡的小吃攤還沒休息。
先是點了兩瓶啤酒、一疊小菜,接著一杯又一杯……
 
見狀,正在擦著杯子的攤販老闆欲言又止,
最後還是開口勸道,
“年輕人別這樣,借酒澆愁,酒喝多了傷胃。”
 
 
我笑了。
“怎麼會說是澆愁呢?是在慶祝呢。” 
 
是阿,
是慶祝。
 
“說到慶祝,你看這個。”你說,從口袋拿出一張東西,在我面前晃阿晃。
 
單程車票,
往台北。
 
“我和一個小型戲院簽了約,雖然人不多,至少比這裡好,後天就上去。”
 
愣了下,含在嘴中的一口酒緩緩的嚥了下去,化作苦濃。
 
“是嗎?恭喜了。”
 
盯著車票的眼,似乎有點暈眩,醉了嗎?
 
那麼,
 
在你臉上的微彎嘴角尚未模糊之前……
 
 
“乾杯吧。”
 
 
  
 
×
  
 
撕了張可憐的破日曆,揉成一團,丟在地上。
 
農曆七月十四,明天中元,你不打算留下來過節。
 
忘了今晚的戲演了些什麼了,只是靜靜地注視著……
 
眼底儘是你的一舉一動。
 
 
 
戲曲結束後,布幕沒拉上。
 
小劇場,光影搖曳。
 
你站上台,鞠了躬,
 
只有你和我。
 
 
演著單人獨角戲,
只給我一個人的。
 

看著,
忽然笑了,笑的不成聲,像是喝醉。
 
沒喝酒,又怎會醉呢?
 
真可笑。 
 
 
 
如果,說戲台是場賭注,
 
那麼我們倆都不曾輸過。
你沒笑,我沒哭。
卻也不曾贏。
 
 
 
最後搭上火車時,
沒作任何道別。
 
只有上車前,
匆匆一瞥的四目交會。
 
 
 
月台的垃圾桶,
扔了只空啤酒罐,
 
 

 
觀賞著戲曲的最終幕, 
 
 
嘴角微彎, 
獨自飲盡。
 
 
end / 2007.4.29
 
_
 
上課讀到席幕蓉的戲子,靈感突湧,或許是。
  
_ 

本來想先打完單篇十二月的一封信、接著短篇季夏、再來長篇幻想旅行。
 
這個卻插隊蹦了出來。
 
大概是看了幾個作家的文,
 
讓我無法心安理得的把十二月的一封信那天真過頭的東西打上來。
雖然大致上早就寫好了,三月底,小本筆記本大概有十頁多。
 
_ 
 
難得的嘗試第一人稱寫文,
果然很差,雖然就算不用第一人稱還是差。
 
這並不是自己習慣的文風、故事,
只是突然來了而已。
或許來的不是靈感,是更深沉的
 
硬說的話,
這篇就是季夏的B.E,不過也不太算是B.E吧,這個結局並不算壞。
 
令我懷疑的是,文中的第一人稱他是男是女?
 
原本設定是女的,
 
但是我覺得論喝啤酒的話,男生會比較有感覺。
 
 
那就隨便了,
總之結束,
這種東西打多了真的傷神。
 
發現在部落格上看文真的不太好,自己注意愛護眼睛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